JOJO的走子博,这里基本日常文青听听小曲

离职相关

从SAP离职了,虽然只有两届,但像我这样中途实习离职的个例大概是往后几届都不会有了的吧。

本来是不想在这边写太多三次元的,但总觉得应该给这两天的内心争斗留下点什么,能让之后的自己不要再说大话然后被打脸啪啪响。

离职的决定大概就像HR凶我的时候说的“在临门一脚的时候退却了”……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吧,当中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就结果来看的确是这样。

在SAP或是混或是拼上身心拿命换钱都是对现在的我来说略偏早的事情。但明明敲定实习一年多,培训了这么久都只为了实习,却在培训快结束的时候,决定辞职去考研在别人眼里大概就是逃避现实的表现,一只脚都踏入社会了却又缩回安全的壳里真是滑稽可笑……其实自己也觉得有点,但是我真是……实在没有办法在心理准备和知识储备都远远没有达到我认为的该踏上社会标准的时候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去工作。大概也会被反驳说社会不会等你,但我只知道现在的我不行。

实习培训的日子我很开心,就算来回要三四个小时也开心极了,因为培训课很轻松,即使有考核也比学校的制度轻松许多,一边划水一边天真地觉得我这样也可以一边实习一边考研嘛,还有钱钱拿。

傻逼吗我。

分配部门的时候虽然自己能选择,但我的运气比较厉害,分到了原以为很水但其实一点也不水的部门,第一天见面就开了许多会,寄予了我许多期待和未来,同是实习的小伙伴们有的与部门见了一小时就回家了,有的见了5分钟就回家了,而我则留了整整一天,一直到晚上六点半,才胆战心惊地和满部门加班的人挥手道别。结果真的就再也没见了。

我只觉得:这样的我不行。

just一个中二废柴neet的我怎么才能立足社会啊,我以为培训就是全貌了,真是图样图森破。直到到了部门见识到了真正的社会人程序猿,才又一次更深刻地觉得我白读了这么多年书。



然后我就想,又忧郁又犹豫。

我一边回家一边想,在背贴背人挤人的两号线里看着小手机刷不出来的空白页想,走出地铁站在热气腾腾的公交车终点站等车,我一边看着终点站排队的形形色色的社会人一边想。我在小的时候一直觉得街上触目所及的社会人都特别悲哀,我觉得厉害的大人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被我看见的大人都没有在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卑鄙又可怜。但卑鄙又可怜的人大概是我。

我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会觉得自己想要个能给我同人创作时间的职业做做,一会又觉得这根本老年人心态,应该还趁着年轻做些年轻时能闯能拼的事情。但我也都是想想,没有付出过任何实际行动来为随便哪边缩短一点理想和现实的距离。一直在摇摆不定但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这样的两个心态太空泛了,我不介意职业是什么反而介意的是职业所带来的副产品,比如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或是能符合“拼”这个定义。

结果我什么也没做,不停地一次一次做出了不合时宜的决定,弯路偶尔走走会有不错的体会,但一直走弯路只会让人乏味,精疲力尽,怀疑人生。


听起来还是有点缩的本校本专业,但好歹也是我想继续读,自己一个空壳什么都没有根本不指望能够立足社会。目前为止的三年大学总是在重复杯具的历史,干了点私活,但是进度完全不够,正事儿也没有做特别顺溜。抗拒着以自己的兴趣作为正式发展和择业标准这件事情,明明就应该趁着年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又有发展潜力的事情,然后做好。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些什么。

所以我不会再装作苦大仇深地说我不想把兴趣变成工作这种话了。

也不能神自兀自了,成为有用一点的人而不是一个neet渣。

好像扯远了,其实还有些别的话想说但暂时先这样吧。

虽然两号线又挤又经常开开停停让人差点迟到,但我真喜欢它在开了将近半小时之后到张江高科从地底下冒出开在地面的轨道上,车厢一下子变得明亮的瞬间。虽然每天都过得不太完美,又累又迷茫,但只有这时候才会觉得又能爱了。

评论(8)
©想吃糖 | Powered by LOFTER